? 【改革开放40周年】探访古黄河出海口:黄海边吹响央企集结号 - 龙猫宠物
龙猫宠物IOS

您现在的位置:龙猫宠物 > 宠物美容 > 正文

【改革开放40周年】探访古黄河出海口:黄海边吹响央企集结号
时间:2019-06-13 13:4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126次

【改革开放40周年】探访古黄河出海口:黄海边吹响央企集结号

【改革开放40周年】探访古黄河出海口:黄海边吹响央企集结号来源:中新网 2018-10-0919:12:09  江苏省滨海港目前给人最惊奇的不是港口的规模和位置,也不是码头的繁忙和吊机的雄伟,而是辽阔。

  是的,这是个辽阔的港口。 而滨海港建在一望无际的大滩涂上。 这种深水港可能是绝无仅有的。

站在港区的任何地方,你都很难找到一个制高点。

  深水港一般都是因为有山。

有了山就有了深水岸线。 但往往没有可以展开的堆场。

  滨海港经济开发区党工委负责人告诉记者:这么多央企集中来到滨海港,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天然的深水港。

但更重要的是,这里有腹地,有可以依托港口展开的产业用地。   在我们前往港口时,车辆特意绕了个弯道,让我们实地看看港区腹地辽阔的土地。   车在一条下海水道的大桥上停了下来。 我们从桥上看过去,像到了辽阔的大草原。

桥下的水道,在夕阳照射下,宁静的闪耀着金光。 河道两旁,是无数的水塘。 新修的宽阔的柏油路,把这片绿草丛生的土地分割成一个个大方格。

  上述负责人说:我们盐城市委领导想方设法找到国家相关部门领导汇报,说滨海深水港边,有3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利用,让领导非常惊讶。

  在寸土寸金的长三角的海岸线边,有3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布局多少企业?这些土地从天上掉下来的?  滨海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姜忠说:因为这里过去是黄海滩涂地。

以前只能做盐场,而这些都是国营的盐场,都是工业用地。

现在海边早不晒盐了,因此,盐场的土地可以直接转为港口开发用地。   港口最需要的就是堆场和经济腹地,而滨海港在这方面绝对是土豪。   央企盯上的与其说是难得的岸线资源,不如说,更看重的是这里有可以放下央企的庞大身躯的土地。

  国家电投集团公司是滨海港的捷足先登者。 这个中国最大的电力投资集团在滨海港投资布局了储配煤中心、火电、风电等一批重大项目,总投资达295亿元。

  总投资38亿元的国电投滨海港煤炭码头一期工程项目设计年吞吐量3900万吨,包括7万吨级、10万吨级卸船泊位各1个,5万吨级和万吨级装船泊位各1个,还有2个1000吨级河港装船泊位,以及煤炭堆场、储料仓、防风网以及辅助设施。   滨海港已先后引进国家电投、大唐、华电、中海油、中石油、中交一航院等6家央企全面参与三港合作开发,累计完成投资亿元。

  目前,投资64亿元的国家电投海上风电项目正在加快建设,全部建成后将超过英国伦敦阵列海上风电场,成为新的世界第一。 大唐海上风电项目总投资57亿元,目前陆地集控中心、海上升压站均已建成,正在进行海上施工招标工作;华电陆上风电项目总投资13亿元,安装65台单机容量的风力发电机组和一座220KV升压站,目前已投入运营;投资144亿元的中海油LNG项目正在加快建设。

  不仅央企来了,外资企业也来了。 目前港口引进的最大企业被金光刷新了。 金光盐城循环经济高科技产业园项目直接投资约850亿元,投资强度近500万元/亩,拟建设高端纸材、粘胶纤维两个全球最大的全产业链基地,形成年产高档白卡纸450万吨、高档包装纸及石膏板护面纸250万吨、化机浆180万吨、粘胶纤维300万吨的生产规模,项目将实行一次性规划,分期实施,计划2018年内完成报批手续,2019年完成总体设计并具备开工条件,预计5年内全部投入到位。 项目建成后,直接就业约3万人,将成为中国循环经济、生态科技产业集聚示范区,建成产城融合,寓工作、生活、休闲、创新为一体的现代产业新城。   不仅如此,滨海港的建设管理者们瞄准的是更大的目标。 他们专门赴上海考察了宝钢不锈钢、宝冶集团建工等公司,就钢铁产业基地和产业转移项目等与宝钢不锈钢、宝冶集团建工公司负责人进行了深度对接。

  滨海港经济开发区党工委负责人说:目前宝钢不锈钢公司所在吴淞口部分地块已实施退二进三,正由宝冶集团建工公司开发邮轮码头。

宝钢将外迁产能达1000万吨左右。   为了承接宝钢转移项目,滨海港已经在港口规划图上,留下了一大块精品钢产业区。

是规划中颜色最重,面积最大的一块区域。

  这么大体量的企业,只有到这里来才能找到容身的地方。 央企个个都是大块头,成为滨海港建设管理者们最感兴趣的对象。   滨海港经济开发区党工委负责人说:我们欢迎国际国内一流的大企业来,这样,技术、环保都不需要我们操心。 我们的亩均投资强度是苏北最高的。 产出也会是最高的。   记者打趣地说:三桶油中的中石油、中海油都来了,就差中石化还没来。   他笑着说:他们会来的。

(陈光明)。